33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快穿之咸鱼立志翻身 > 章节目录 第169章 世外神医×恹恹病人(10)

第169章 世外神医×恹恹病人(10)

[手机版 m.33xsw.net]    “笃笃笃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在里面吗?”小伊提着用粗布包裹着的饭盒,轻轻敲响书房的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司徒长生像是有轻微咳嗽。

    依靠这几天的观察,对筱筱的症状,司徒长生已有大致的理解与判断。只是,他始终觉得差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还不足以拿出十分靠谱的药方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还是得好好吃饭,你这两天,哎,一会儿饭菜又该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找到问题了吗?”

    小伊将饭盒搁在临时搬来的木桌桌角,一边替司徒长生整理翻开后散在角落的书籍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瞧这个。”司徒长生将一直夹在腋下的竹卷,递给小伊。“我想,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会是什么?

    “啊?”没想到,在看到内容后,小伊傻了眼。

    竹卷上的文字,并不是大梁国的通行文字,反而全篇是歪歪扭扭的奇怪符号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西域文字。”司徒长生叹了一口气,“在大梁国西北方向,有一群生活在荒漠里的民族,我们称他们为蛮邦。”

    “但其实,称他们为西域人,会更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这份竹卷,是我从往返西域的西行商人手中买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上面记载的,是关于西域人制毒、用毒的密法。”

    “混以一定比例的蛇毒、草毒,能制成使人慢性中毒的毒物,他们称之为鸩。”

    “鸩形似羽毛,在向他人发起攻击时,可混杂在弓箭里。”司徒长生顿了顿,说出重点,“伤人于无形之中。”

    安静。

    小伊保持着一种奇怪的安静。

    像是在思考,又像是在重新审视司徒长生给出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师父,那想出解毒的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需要验证。”司徒长生拍了拍胳膊,将竹卷随手丢在饭盒旁,“小伊,你去帮我准备这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转身,他从书架里抽出一张纸。

    纸上写有十来味药材。

    “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黄昏时,按惯例,司徒长生一边替筱筱复查伤势,一边将情况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“是鸩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?鸩是什么?”

    出人意外的,筱筱相当平静,反而是阿梅,有说不出的惊讶。

    司徒长生带着欣赏的眼神,略过阿梅,看向筱筱。

    “我在书上看到过,鸩是传说中的一种毒鸟,黑身赤目,身披紫绿色羽毛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把毒蛇当做食物。”

    “羽毛有剧毒,把它的羽毛放在酒里,能置人于死地。”

    “呀,那小姐,你这……”或许是听到“死地”二字,阿梅的声音有些颤抖。“小姐,你别吓我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吓你啦,我只是在陈述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,既然西域人将这种毒物取名为鸩,恐怕就是从这里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,长生,咱们这儿有没有鸩酒。如果有,那可以用来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司徒长生眼里的欣赏更重了。

    “难得,你和我想到一块儿了。”开口时,他的声音分外惊喜,“我已经让小伊去准备鸩酒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那太好啦!”

    喜大普奔。

    胜利近在眼前!

    我终于可以不用喝药了!

    “司徒神医,谢谢你。”在说话时,阿梅往衣袖里摸了摸,像是准备摸出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哎呀,阿梅,不用跟他客气。”

    在阿梅即将取出钱袋的前一秒,筱筱闪身,挡住司徒长生的视线,将钱袋重新塞回她的衣袖里。

    不行。

    筱筱用眼神示意。

    接触还不多,但筱筱明白,司徒长生不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谈钱伤感情,在某些人眼里,只是客套的说辞。但用在司徒长生身上,就会是最真实的写照。

    “阿梅姐姐,能再来帮个忙吗?”正拦着,一鼻子灰的小伊,灰不溜秋地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怎么弄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生火,但好像遇到点麻烦。”不只是鼻子,小伊的双手、胳膊,也都是灰。

    害。

    连那头发丝,也沾上了灰。

    像是在灰堆里打了个滚后钻出来的灰娃娃。

    “阿梅,你快去帮忙看看。”

    阿梅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屋内又只剩下筱筱与司徒长生。

    有片刻的安静。

    是司徒长生的笑意,在不自觉里,敲破安静的外壳。“刚才,你为什么会想到说‘不用客气’。”

    “你猜?”筱筱双手交叠,故意侧身不看他。

    “你和我遇到的其他人比起来,还真是不一样。”连司徒长生自己都未察觉,他的笑意渐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一样的?”

    害。

    不都是一双眼睛一只鼻子一张嘴。

    难不成,我成了异类?

    咦?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我好像真的是异类。

    毕竟二十一世纪与大梁国,不属于同一个时空嘛。

    “他们会一直和我说谢谢。而你,是第一个说不用客气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嘛。”筱筱的道理一套接一套。

    论反应速度,筱筱比不过任何人。

    但论口才,任何人都不是筱筱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你呢,就是那种外冷内热的人。跟你太客气不好,见外。”筱筱转身,用胳膊肘碰了碰他,“我说得没错吧。”

    司徒长生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不过,放心啦。”像是为缓解气氛,筱筱故意换了口气,“咳咳,该有的的报酬,我也一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谁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可是将军家的千金。”

    “你呢,只管治病,其他的一概别愁。”

    “保证你锦上添衣,衣食无忧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一直在强忍笑意的司徒长生,终于忍不住,破天荒地笑出了声,“筱筱,你太有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哎?

    有吗?

    我可是一本正经又十分严肃!

    “不许笑!”

    “不行,实在忍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跟你说了不许笑!”

    筱筱反手,从身后的书桌,随意摸了本厚实的东西,想要当成工具,作势去敲司徒长生的脑袋。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给点颜色,你还真准备开染坊。

    没想到——

    就在这工具即将碰到司徒长生的脑门时,惨剧发生。

    原来,这厚实的东西,不是其他,正是筱筱从书房里借出的狐妖书。

    筱筱太兴奋,也太用力。

    线装书哪经得起这般折腾。

    不过是眨眼的功夫,就有五分之一的书页,哗的一声,散落在地。

    我的妈呀!

    我!

    我!

    我真的不是故意的!www.7biquge.net阿甘小说网[记住我们:www.33xsw.net 33小说网 手机版 m.33xsw.net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