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爷是病娇,得宠着! > 章节目录 438:来呀,荡漾呀~(二更)

438:来呀,荡漾呀~(二更)

[手机版 m.33xsw.net]    他把门锁上,走到病床前“还疼吗?好点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不怎么疼了。”周徐纺拉他坐下,“凶手抓到了吗?”

    他摇头“江川不是主谋,是有人借刀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江扶汐。”

    那肯定是用计,江川不会听从许九如之外任何人的指令。

    “而且没有直接证据指向她,法律也治不了她。”

    只能私了。

    江织有顾虑“徐纺,如果让我抓到她——”

    周徐纺没听完就点了头“我知道了。”他要用他的方法处理。

    “你不劝我?”

    周徐纺是个正直坦荡的人,不同于江织。

    江织是个没什么道德底线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劝。”她用冰冰凉凉的手抓着江织的手,“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当职业跑腿人吗?”

    江织回答很快“来钱快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窘“……这只是一部分原因。”她态度端正地说,“我还没入行的时候,苏先生跟我说,不能用太正直的办法去对付聪明的坏人,聪明的坏人都躲得过法律,他们躲不过的只有两样,报应,还有比他们更聪明更狠辣的人。”

    苏先生是苏梨华,周徐纺的“人生导师”。

    周徐纺入行之后,其实也做过很多不太合法的事,正像苏梨华说的,太正直的办法搞不定聪明的坏人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想学一点手段,打算以后用来应付苏卿侯。”她表情挫败,“但是我还是弄不过他。”

    苏卿侯玩心更多,若是来真的,周徐纺有自知之明,她肯定斗不过。

    江织听到的重点是“苏卿侯”三个字“干嘛突然提他?”语气很不满。

    周徐纺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心虚,但她好心虚“就是刚好说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江织不想提那个路痴“换过药了吗?”

    怕他还在吃醋,她特地语气放乖一点“没有,等你给我换。”

    药都在柜子上放着。

    昨晚也是江织换的,步骤和手法他已经很熟悉了,很自然地把周徐纺的病号服脱下来“刀口结痂了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把被子往上拉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恢复得很快,下午应该就可以拆线。

    江织用棉球蘸着药擦在她伤口上,突然问了一句“手抬起来会疼吗?”

    “不疼。”

    “动一下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动了动。

    江织抬头,眼里不知何时染了绯色“真不疼?”

    周徐纺认真看人的样子很乖“嗯,不疼。”

    江织把药放下“那把手给我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“……”

    病房里没有开空调,微微热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气氛被被一通电话打断了,是薛宝怡打来的。

    江织语气不太好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江扶汐不在国内,昨晚上就出国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了哪个国家?”

    “她偷渡的,目前还没查到她在哪里落脚。”薛宝怡发现了,“你声音怎么了?”怎么有几分勾人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接着查。”江织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薛宝怡反应了几秒“我去!”

    下午来探病的人很多,周徐纺的人生导师也来了,苏梨华话不多,把江织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苏卿侯把他爸弄下去了,他在普尔曼称了王,现在没对手了,正闲得发慌,应该很快会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江织对此无话可说,就问了句“你侄子是不是有病?”

    苏梨华点头“是有病,被他爸养歪了。”

    还不是一般的歪。

    普尔曼是个三不管的地方,那个地方乱,正好适合苏卿侯为非作恶,因为没人管得了他,他那扭曲的性子也没人给他掰正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也看出来了,他把周徐纺当成了他的所属物,我的建议是,”一个字,“躲。”

    江织态度也很明确“你的建议不管用,我得听周徐纺的。”

    周徐纺不太想逃,她已经躲躲藏藏了八年了。

    苏梨华“随你们。”

    他言尽于此。

    苏卿侯的确是被他爸养歪了,如果不是歪了,周徐纺早是他的了,不管心,至少人是他的。

    苏卿侯从小就会玩,玩人命的那种,但有两个人,他怎么玩都会留着命,不弄死了,一个是苏鼎致,一个是苏梨华。后来,加了一个周徐纺。

    仔细找找,其实是有规律的,他越是喜欢谁,就越喜欢逗着那个人玩。当然,过程中不免伤筋动骨。

    在周徐纺之前,他最喜欢逗的人,是苏梨华。

    那年,普尔曼有个军火商人搞寿宴,玩得很大,手下人抬了十几个笼子上来,笼子里关得都是不穿衣服女孩子,大的十岁,小的就岁。

    最中间那个最特别,不哭不闹,也不献媚讨好。

    苏梨华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“二叔,”苏卿侯拿了被杯红酒给他,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苏梨华没接酒杯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他把酒自个儿喝了“你看了那个小女奴三次了。”他语气玩味,像捕猎的兽看到了猎物,眼里有兴奋,“要不要我把她买过来送给你?”

    他当时说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隔了三天,他就把那个女奴扔到了他床上。

    他当时喝了酒,头发晕,发现床上有人后,立马撑着身子坐起来,当时,苏卿侯就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看戏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说“给你送礼物啊。”

    苏梨华起身,脚下一晃,又趔趄坐回了床上“你给我喝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笑“让你三天下不了床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苏治!”

    他从沙发上站起来,不太满意那个曾用名“我改名了,叫我苏卿侯。”

    苏梨华头上的汗越流越多,几乎是咬牙切齿“把她带出去!”

    少年年纪轻轻,一身阴狠劲儿。

    他说“你要是不把她睡了,我就把她杀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混蛋!

    苏梨华用力甩了甩头,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了,耳边的声音有点模糊。

    “叫什么名字?”少年走到床的另一头,把被子掀开,“问你话。”

    女孩手脚被捆着,在瑟瑟发抖“林、林东山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记不记得林东山的儿子叫什么?

    谷雨,苏谷雨。

    苏梨华和陆星澜的番外到时会一起写。

    。www.7biquge.net阿甘小说网[记住我们:www.33xsw.net 33小说网 手机版 m.33xsw.net]